成為全球最受信賴的
創新生物醫藥公司
產品速遞 | 潛在First-in-class,復宏漢霖創新型4-1BB×EGFR雙抗HLX35臨床試驗申請獲國家藥監局批準

2022-01-04


2022年14日,復宏漢霖(2696.HK)宣布,公司自主研制的HLX35(重組人源抗EGFR和抗4-1BB雙特異性抗體注射液)獲國家藥監局臨床試驗申請(IND)批準,擬用于治療晚期惡性實體瘤。公司計劃于近期開展I期臨床試驗。目前,全球尚無靶向EGFR×4-1BB的雙特異性抗體上市,HLX35有望成為first-in-class4-1BB×EGFR雙抗。


基于臨床上在腫瘤發生、進展、治療等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的靶點EGFR4-1BB,復宏漢霖不斷探索新的治療手段,以進一步填補相關治療領域臨床需求。4-1BB又稱CD137,是腫瘤壞死因子受體超家族成員,表達于活化的T細胞表面,也可表達于NK細胞、NKT細胞、肥大細胞等。4-1BB釋放共刺激信號,激活CD8+T細胞的細胞毒性作用,幫助記憶T細胞的形成。此外,4-1BB信號可以激活NK細胞和樹突狀細胞,進一步維持細胞毒性T細胞的激活。這些特征使得4-1BB成為增強癌癥免疫治療領域內備受青睞的靶點。絕大多數4-1BB單抗和雙抗目前尚處于早期臨床或臨床前階段,適應癥包括晚期實體瘤、黑色素瘤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等。部分早期臨床研究的結果顯示,4-1BB單抗和雙抗具有可接受的安全性、耐受性和一定程度的抗腫瘤療效。EGFR屬于受體酪氨酸激酶,在細胞增殖、分化和遷移的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。EGFR的突變和過表達與非小細胞肺癌、結直腸癌、頭頸癌、乳腺癌、宮頸癌、膀胱癌、甲狀腺癌、胃癌等實體瘤的發生密切相關。抗EGFR單抗目前被批準的適應癥主要是EGFR表達陽性的腫瘤,包括聯合化療或放療或單藥治療非小細胞肺癌、結直腸癌和鱗狀細胞癌等。



HLX35是公司自主研發的創新型抗EGFR和抗4-1BB雙靶點的雙特異性抗體。根據臨床前研究結果,HLX35顯示出比抗4-1BB或抗EGFR單抗的單一或聯合治療都更加優越的腫瘤抑制效果。雙特異性抗體藥物可有效將兩個靶點的優勢合并在一起,HLX35可以結合在腫瘤表面的EGFR分子上,阻斷EGFR的激活和下游信號通路的磷酸化,殺死腫瘤細胞;同時還可以在EGFR的參與下,結合免疫細胞(T細胞和NK細胞)表面上的4-1BB免疫激活分子,使更多的免疫細胞聚集在腫瘤周圍,并刺激微環境中免疫細胞的活性,從而協同殺死腫瘤細胞,提高療效。202011月,公司就HLX35Binacea pharma Inc. 達成獨家許可協議,授予其于除中國(包括港澳臺地區)以外的全球范圍進行研究、開發、生產和商業化權利。


復宏漢霖從臨床需求出發,目前已打造出多元化的創新產品管線,在PD-1/L1CTLA-4LAG-3等免疫檢查點全面布局,為免疫聯合治療的探索創造更多可能。公司持續豐富創新靶點布局,產品覆蓋c-METTROP2TIGITBRAF等新興靶點,并積極開展雙特異性抗體、抗體偶聯藥物(ADC)等產品的開發,同時公司將持續加碼創新,加強優質創新資產的引進和合作,內外兼修,為全球患者帶去高質量、可負擔的創新治療方案。


【參考文獻】

[1] Croft M. The role of TNF superfamily members in T-cell function and diseases[J]. Nature Reviews Immunology, 2009, 9(4): 271-285.

[2] Hashimoto K. CD137 as an Attractive T Cell Co-Stimulatory Target in the TNFRSF for Immuno-Oncology Drug Development[J]. Cancers, 2021, 13(10): 2288.

[3] Guo, G., Gong, K., Wohlfeld, B., Hatanpaa, K. J., Zhao, D., and Habib, A. A. (2015). Ligand-independent EGFR signaling. Cancer Res.75, 3436–3441.

[4] Parseghian CM, Napolitano S, Loree JM, Kopetz S. Mechanisms of Innate and Acquired Resistance to Anti-EGFR Therapy: A Review of Current Knowledge with a Focus on Rechallenge Therapies. Clin Cancer Res. 2019;25(23):6899-6908.



se的小说